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热点要闻

“拐卖儿童需判死刑”的必要性及补充建议

2019-03-14 20:06国信新闻网编辑:国信新闻网人气:


  3月13日,在“两会”海南代表团小组讨论间隙,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在新闻媒体前发声:“拐卖儿童应该重判。有的家长为了找孩子,跑遍全国,跑坏好几辆车。我这么大年纪,看寻亲节目都会哭。应该对拐卖儿童的犯罪判死刑,让他们也家破人亡”。
  一石激起千层浪!
  刘书记的话一传出来,舆论是一边倒的支持:网友们说“不仅是支持,而且是强烈支持!”;“说的好,说出了我们心声,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人贩子让别人的家庭陷入痛苦之中,倾家荡产寻找家人,必须要他们付出代价”;“赞!赞!一百个赞,必需的”......
  十郎的态度是:支持!感谢刘书记,说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心声,对拐卖儿童的犯罪绝不姑息。但同时,十郎在此还有一点补充建议。
  世间万物,人是最宝贵的。每个孩子背后,都是一个家,天下做父母的,谁不心疼自己的儿女,失子之痛是那样的撕心裂肺。被拐卖的孩子因为人贩子而再也回不了家见不到父母,同时又有万千父母从此走上了艰难的寻子之路,人贩子因为一己私利,所毁掉的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甚至几代人的希望都被毁灭,只要孩子一天找不到,家人们就永远沉浸在无尽的痛苦之中。
  这是近年来,我国发生的十大拐卖儿童典型案件,犯罪分子的猖狂和灭绝人性由此可见一斑:
  1、福州“7.17”公安部督办系列拐卖儿童案件:该团伙自2013年以来,在云南、广西、漳州等地,通过低买高卖和充当中介从中牟利等方式先后拐卖儿童7名,该案重大、影响恶劣,将其列为挂牌督办案件,10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2、“5•19”特大系列拐卖儿童案:1989年至2008年间,蓝树山采取欺骗手段,单独或伙同他人先后将33名3至10岁男童拐至福建省大田县、永春县出卖,非法获利共计50余万元。蓝树山已被执行死刑。
  3、马守庆拐卖儿童案:2006年至2008年,马守庆伙同他人,以出卖为目的,拐卖儿童作案多次,其中马守庆作案27起,参与拐卖儿童37人,1名女婴在从云南到连云港的运输途中死亡。
  4、孙同山拐卖儿童案:孙同山以出卖为目的,居间介绍贩卖儿童7人,强抢儿童并贩卖7人(1名婴儿系从亲生父母处强抢,其余6名系从同案被告人处抢得)。后因孙同山主动供述了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罪行并有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的立功表现,法院给予从轻处罚,判决无期徒刑。
  5、“2011·11·18”特大拐卖儿童专案:2011年,公安部门调查中发现以奠绍飞为首的犯罪团伙、12月,又发现以苑春海为首的另一犯罪团伙,同期,贵州省公安机关发现两个集收购、运输、贩卖婴儿为一体的“家族式”犯罪团伙,公安部将这3起案件并案侦办,并定名为“2011·11·18”特大拐卖儿童专案。抓获犯罪嫌疑人608名,解救儿童178名。
  6、“2011·12·29”、“2012·4·19”特大拐卖儿童专案:这两个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组织严密、分工精细、作案频繁、网络完善、危害极大,参战的15省区市公安机关共抓获犯罪嫌疑人802名,解救被拐儿童181名,但至今还有多名儿童失散无法追回。 
  7、2016年11月,温州市中院对25名拐卖儿童的被告人公开宣判。此案共涉及27名婴儿,16名婴儿被解救,其中6名男婴被暂时安置在苍南福利院。随着案件深入,苍南警方又解救出一名女婴。
  8、2016年11月24日0时,公安部统一部署涉案地公安机关同步开展集中收网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57名,解救被拐卖儿童36名。其中,江西赣州警方共抓获涉嫌拐卖婴儿的犯罪嫌疑人37名,解救被拐婴儿9名。
  9、2018年5月28日,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德化宣判,拖某某等9人被判犯拐卖男婴11名,张某才等4人被判犯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
  10、2018年10月20日,公安机关在广西钦崇将特大人贩陈莲香抓获,陈香莲虽然不像贾文革那样疯狂杀人,但她犯下的罪行却是罄竹难书。她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就拐卖了46名儿童,因为她一个人贩子导致了46个家庭的支离破碎。
  那么,我国每年有多少儿童惨遭人贩子的黑手呢?上网搜了一圈,翻箱倒柜,也没找到每年被拐卖儿童的权威统计数据,有的说每年不下于20万,有的说将近1万人,看不准就不看。我想,哪怕就是只有10个或100个,“人”也决不能当做商品来买卖啊!
  现在,社会上有人说,对人贩子并不适用死刑,这不利于解救,请问这是什么道理?人贩子对社会的毒害,其破坏性、残忍性和影响的恶劣,比毒贩过之而无不及,我们对毒贩子向来重拳出击、从不手软,为什么,却要对“卖人”的恶劣行径网开一面?
  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冰毒)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如同其他犯罪立案标准一样,是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根据本地惩治和预防犯罪的需要确定的。例如云南省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达到五百克以上即可判处死刑;而在辽宁省,同样情况,三百克以上就可以判处死刑。
  对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冰毒)五十克以上”的毒犯,就以最大恶极被处于极刑,但贩卖活生生的儿童的人贩子,从此使一个美好的家庭万劫不复,为什么就要“少杀、慎杀”,就不能处以极刑呢?
  中央电视台有一个((等着我))节目,相信很多人都不陌生,在节目里,时常能看到找回自己被拐卖多年的孩子后,母亲紧紧抱着孩子相拥痛哭,其实那种和失散多年的父母抱头痛哭的场景,大多只出现在新闻和电视里,更多的因人贩子制造的人间悲剧、永远存在失子之痛的父母心里,这种人间悲剧有时也许我们的身边就有,只是你未曾留意!
  父子、母子失散之后,在有生之年能够团聚,这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其实更多的儿童就此走上了人生的万劫不复之路:被卖到山区或者其他地方给别人家当孩子并不是最惨的,被卖到山区给别人做童养媳或者国外做雏妓、童工;被做了采生折割,强行乞讨,真是惨绝人寰。
  大家在大街上可能都遇到过乞讨者,有的人什么残忍的事都做的出,拐来小孩将其致残,然后摆在人多的地方要钱,自己暗中盯着。采生折割最可怕之处在于这样人断手断脚断,已经丧失了社会能力。即使被解救送回家人那里,也做不了任何事,对于不堪重负的家庭,只能在家人的看护下继续乞讨……还记得此前时间网上爆料生母在大街上遇见被拐卖长大成年在街上残废的孩子,拒绝相认吗?何其残忍和悲哀?
   2007年,中国导演李扬拍了一部电影名字叫《盲山》,讲述22岁的女大学生白雪梅找工作的时候认识了热情大方的姑娘胡晓晓。她在工作和金钱的诱惑下和胡晓晓一起坐车去山区采购中草药。
  经过长途跋涉他们来到一个小山村。白雪梅睡醒后,发现胡晓晓和她的老板早已不知去向,她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到这时候她才知道,自己上了人贩子的当了。卖给40岁农民黄德贵做老婆了。
  到了晚上黄德贵上床要和白雪梅睡觉,她坚决不肯就范。愤怒的黄德贵强奸了她,并且将她关在屋里。白雪梅稍有反抗就会遭到毒打、漫骂。雪梅从此失去自由,被迫生活在一个陌生而野蛮的山村。
  性格坚强的白雪梅不断寻找机会的逃跑。但是这个封闭的山村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她。他们反而还帮助黄守贵对她严加看守。她每次逃跑都被抓回来,当众毒打。村民们的自私和冷漠,当地官员和警察的渎职行为使她在那里孤立无援。
    白雪梅为黄德贵生了一个男孩,使黄家对她放松了警惕。白雪梅在初中学生李青山的帮助下,和父母取得了联系。由于村民的阻挠,与父亲一同而来的两个警察无法救出白雪梅,于是他们商量改天偷偷救走白雪梅,白父留这陪女儿。某日,在警察的帮助下,她终于逃出了这个山村。但是她的孩子却不得不留在那里。
  电影中的情节发人深省,然而这悲情的一幕,却一直在现实生活中不断上演!
  那么我国对于拐卖人口的量刑又是怎么样的呢?
  拐卖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儿童的行为之一。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
  拐卖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拐卖儿童集团的首要分子;
  (二)拐卖儿童三人以上的;
  (三)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麻醉方法绑架儿童的;
  (四)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婴幼儿的;
  (五)造成被拐卖的儿童或者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六)将儿童卖往境外的。
  人贩子如此可恶,害得多少家庭支离破碎,于是就有人提出,一律对人贩子处以死刑,甚至呼吁的声音越来越高,但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这件众望所归的事,一直没有实质性的实施措施呢?
  最后,补充我的一点建意:我们不光要对拐卖儿童的犯罪判死刑,对拐卖妇女的也一并要判死刑,对于收买妇女儿童的事主也要一并治罪,对知情不报者要按窝藏罪或者渎职罪惩处,对购买妇女儿童犯罪行为多发地的乡镇和村组干部实行问责,对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绝不姑息。只有实行“综合治理”,才能从根本上掐灭拐卖妇女儿童这种丧尽天良的犯罪!
  重犯必用重典,对人贩子的心慈手软,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附,消息来源:海南省委书记:拐卖儿童需判死刑 让他们家破人亡|死刑_新浪新闻 https://news.sina.com.cn/c/2019-03-13/doc-ihrfqzkc3507484.shtml
(来源:中国民生播报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图说新闻

更多>>
重庆市铜梁区国土局权力任性,违法行政,失职渎职,对党不忠诚,搞两面派,做两面人。

重庆市铜梁区国土局权力任性,违法行政,失职



返回首页